客服热线:021-63577000
产品持有人
记住用户名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尊敬的客户您好,如您忘记密码请致电
客服热线021-63577000
合格投资者认定
根据《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四章第十四条规定: "私募基金管理人、私募基金销售机构不得向合格投资者之外的单位和个人募集资金,不得通过报刊、电台、电视、互联网等公众传播媒体或者讲座、报告会、分析会和布告、传单、手机短信、微信、博客和电子邮件等方式,向不特定对象宣传推介。"
上海明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恪守《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之规定,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资者宣传推介相关私募投资基金产品。
阁下如有意进行私募投资基金投资且满足《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 关于"合规投资者"标准之规定,即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 且个人金融类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 请阁下详细阅读本提示,如您满足上述合格投资者的标准,方可获得上海明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私募投资基金产品宣传推介服务。
我已阅读并接受此认定书

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部分科技股已极度高估 关注传统行业中的触网股

News Trends

新闻动态

公司公告、公司新闻、公司理念

部分科技股已极度高估 关注传统行业中的触网股

2015-04-13发布:admin

在传统行业的企业逐步“触网”的过程中,技术型公司不能再垄断互联网概念。互联网概念被稀释后,所谓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泡沫可能被戳破,而有技术含量和互联网思维的传统行业企业将被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接受。

  从申银万国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到发行并管理一个阳光私募产品,龚浩正从一位新财富最佳分析师向基金经理蜕变。

  凭借对计算机行业的了解,龚浩日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财商》 记者采访时表示,他的阳光私募产品仍以科技为主题。

  《财商》:你怎么看待这波科技股的行情?

  龚浩:2012年下半年很多投资者对科技股不再抱以期待时,我撰写报告明确指出软件板块未来有大机会。不过我也在2013年发过报告,将软件行业的投资评级下调为中性,现在来看是当时太保守了。一般而言,科技股的行情跨度很难超过两年,如2005~2007年、2009~2010年,但是本轮行情的持续时间之长、涨幅之大已经创纪录。我们的认识框架受到挑战。

  我认为当前部分科技股正从高估转变为极度高估,百倍以上市盈率的股票比比皆是,百倍市销率的股票也不鲜见。这些公司能否在未来交付投资者所期待的业绩,对此我们并不乐观。盛宴以何种方式收场?但愿这只是我们的杞人之忧。

  现在的经济环境与1998年有相似之处,当前的股票炒作逻辑也与当时类似。不过,现在的经济体量更大,资金更加宽松,上市公司的数量更多,题材更加丰富,因此,科技股行情的广度、深度和时间跨度都超越以往。

  《财商》:既然科技股有那么大的泡沫,你又准备如何布局你们的科技股基金呢?

  龚浩:首先我们重新定义科技股。我们把各行各业中通过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和工艺改良获得竞争优势的公司都视为有科技含量的公司,并把这些公司作为投资标的。因此,我们把正在发行的阳光私募产品称为“科技改变生活”。

  李克强总理提出“互联网++”,就是以互联网的思维模式和技术手段改造传统行业。大家已经看到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模式已经不是纯技术公司的专利,各行各业的企业都在自己的原有业务领域内进行具有互联网特征的商业模式创新。举例而言,投资者乐于追捧以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改造银行业的软件企业,但是我们认为投资于运用互联网商业模式自我升级的商业银行或者保险公司的性价比更高。

  在传统行业的企业逐步“触网”的过程中,技术型公司不能再垄断互联网概念。互联网概念被稀释后,所谓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泡沫可能被戳破,而有技术含量和互联网思维的传统行业企业将被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接受。

  《财商》:那么在你看来科技股的泡沫会不会破裂呢?什么时候破裂?

  龚浩:我认为泡沫一定会破裂,但无法知道什么时候破裂,也不知道戳破泡沫的具体原因以及时间。据说2000年时,美联储加息和微软遭地方法院分拆导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似乎这两件事与技术的关系并不紧密。

  当前一部分科技股估值高企,在其外延扩张时潜在被收购对象愿意接受它的股票作为支付对价的工具吗?外延的故事难以为继之后,靠内生增长能够长期支撑上百倍的市盈率甚至市销率吗?内在压力的长期积累可能导致高估值的科技股毫无征兆地暴跌。

  《财商》:你觉得哪些指标可以帮助投资者寻找质地好的科技股?

  龚浩:净资产收益率是重要指标。在净资产收益率的三个要素中(周转率、杠杆率和利润率),利润率的高低取决于技术。净资产收益率高的公司值得投资者推敲,这家公司的技术水平是否高人一筹。

  就轻资产行业(例如软件行业)而言,人均薪酬也是寻找优质公司的重要指标。轻资产公司的核心生产力是人,较高的薪酬吸引、留住较高水平的人才,确保企业能够提供较高质量的产品或者服务。我们曾经在软件行业观察到在人均薪酬、企业的净利润率和净资产收益率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

从申银万国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到发行并管理一个阳光私募产品,龚浩正从一位新财富最佳分析师向基金经理蜕变。

  凭借对计算机行业的了解,龚浩日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财商》 记者采访时表示,他的阳光私募产品仍以科技为主题。

  《财商》:你怎么看待这波科技股的行情?

  龚浩:2012年下半年很多投资者对科技股不再抱以期待时,我撰写报告明确指出软件板块未来有大机会。不过我也在2013年发过报告,将软件行业的投资评级下调为中性,现在来看是当时太保守了。一般而言,科技股的行情跨度很难超过两年,如2005~2007年、2009~2010年,但是本轮行情的持续时间之长、涨幅之大已经创纪录。我们的认识框架受到挑战。

  我认为当前部分科技股正从高估转变为极度高估,百倍以上市盈率的股票比比皆是,百倍市销率的股票也不鲜见。这些公司能否在未来交付投资者所期待的业绩,对此我们并不乐观。盛宴以何种方式收场?但愿这只是我们的杞人之忧。

  现在的经济环境与1998年有相似之处,当前的股票炒作逻辑也与当时类似。不过,现在的经济体量更大,资金更加宽松,上市公司的数量更多,题材更加丰富,因此,科技股行情的广度、深度和时间跨度都超越以往。

  《财商》:既然科技股有那么大的泡沫,你又准备如何布局你们的科技股基金呢?

  龚浩:首先我们重新定义科技股。我们把各行各业中通过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和工艺改良获得竞争优势的公司都视为有科技含量的公司,并把这些公司作为投资标的。因此,我们把正在发行的阳光私募产品称为“科技改变生活”。

  李克强总理提出“互联网++”,就是以互联网的思维模式和技术手段改造传统行业。大家已经看到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模式已经不是纯技术公司的专利,各行各业的企业都在自己的原有业务领域内进行具有互联网特征的商业模式创新。举例而言,投资者乐于追捧以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改造银行业的软件企业,但是我们认为投资于运用互联网商业模式自我升级的商业银行或者保险公司的性价比更高。

  在传统行业的企业逐步“触网”的过程中,技术型公司不能再垄断互联网概念。互联网概念被稀释后,所谓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泡沫可能被戳破,而有技术含量和互联网思维的传统行业企业将被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接受。

  《财商》:那么在你看来科技股的泡沫会不会破裂呢?什么时候破裂?

  龚浩:我认为泡沫一定会破裂,但无法知道什么时候破裂,也不知道戳破泡沫的具体原因以及时间。据说2000年时,美联储加息和微软遭地方法院分拆导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似乎这两件事与技术的关系并不紧密。

  当前一部分科技股估值高企,在其外延扩张时潜在被收购对象愿意接受它的股票作为支付对价的工具吗?外延的故事难以为继之后,靠内生增长能够长期支撑上百倍的市盈率甚至市销率吗?内在压力的长期积累可能导致高估值的科技股毫无征兆地暴跌。

  《财商》:你觉得哪些指标可以帮助投资者寻找质地好的科技股?

  龚浩:净资产收益率是重要指标。在净资产收益率的三个要素中(周转率、杠杆率和利润率),利润率的高低取决于技术。净资产收益率高的公司值得投资者推敲,这家公司的技术水平是否高人一筹。

  就轻资产行业(例如软件行业)而言,人均薪酬也是寻找优质公司的重要指标。轻资产公司的核心生产力是人,较高的薪酬吸引、留住较高水平的人才,确保企业能够提供较高质量的产品或者服务。我们曾经在软件行业观察到在人均薪酬、企业的净利润率和净资产收益率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

专家驳股市“泡沫论”:说科技股被高估方法论有问题

  当上证指数摸高至4000点时,市场上出现了中国股市“泡沫论”的观点,不过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表示,长期牛市的大逻辑没变,衡量科技股的估值不能用历史方法论。

  境外媒体近日报道称,中国科技股平均市盈率达到了220倍,而纳斯达克综指在2000年3月份见顶时美国科技股的平均市盈率只有156倍。有很多人士据此分析称,中国科技股存在泡沫。

  今天创业板低开低走,盘中大幅杀跌,创业板指失守2500点。计算机、大数据、基因测序、网络安全、无人机等成长概念集体大跌。这加重了投资者对科技股成长预期的担心。

  此外,上证指数节节高升也引起了部分人投资者的担心,中国股市可能已经出现泡沫化倾向,牛市开始终结。

  不过,今天接受央广网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普遍表示,牛市还未终结,股市短期调整后可能站上4000点。

  “金三角”支撑经济增长长期牛市逻辑未变

  申万宏源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在接受央广网财经记者采访时称,验证股市是否存在泡沫的主要指标是经济表现和企业业绩是否低于预期,但这些指标都是“事后指标”,即便到时候发现泡沫但也已经晚了。

  李慧勇表示,从目前的经济情况看,股市上涨是大概率事件,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周期,新的经济增长点已经形成,即一带一路、互联网+和国企改革。

  李慧勇称,上述三个增长点是支撑股市的“金三角”,一带一路相当于中国第二次“入世”,可以带动外向型经济的增长;“互联网+”是中国经济长足发展的原动力;国企改革可以有效激发民营经济活力。

  长城基金宏观策略研究总监向威达对记者表示,长期牛市的大逻辑没有变,经济转型是股市重要的推动力,目前改革的信心在持续增强,货币政策宽松预期也在增强,股市流动性趋势不会改变。

  此外,向威达还指出,中国居民的资产配置结构已经处于历史性拐点,很多投资者会将之前的房地产、矿山等的投资转向股票市场。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记者表示,和之前的3400点点位类似,近日上证指数需要突破的4000点也是敏感位,如果在4000点以下有500点左右的调整,A股可能重新上攻并站上4000点,但是如果调整不充分,可能预示着新一轮牛市的结束。

  创业板上涨过快注意调整风险

  但不可否认的是,上述专家均表示,创业板近期上涨过快,有调整的必要,投资者应该注意风险。

  “创业板短期上涨过猛,很多创业板公司的估值超过90倍、100倍。”向威达说,市盈率是衡量创业板是否存在股市过高的重要依据。

  向威达指出,投资者应该适当控制创业板的风险,重点关注银行、汽车、地产等蓝筹股。

  董登新表示,在4000点左右买入股票无异于虎口夺食,对于散户来说,90%以上的股民亏损都是在牛市的终点买入,之后被套最终导致亏损。目前99%的人都对市场盲目乐观,这正是牛市走到尽头的重要信号。

  李慧勇则表示,科技股不存在被高估的问题。“现在说中国科技股估值过高是方法论存在问题,不能用原来的业绩衡量科技股,中国经济增长科技是第一推动力。”(央广网)

中国科技股涨势已超过了2000年互联网大泡沫时期

  中国科技股涨势疯狂,其狂热程度甚至超过了2000年美国互联网股市泡沫高峰时期。

  根据彭博社的统计数据,科技股在中国6.9万亿美元的股市大盘中领涨,平均市盈率达到了220倍,为同一领域全球最高。相比之下,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在2000年3月见顶时,美国科技股的平均市盈率只有156倍。

  2000年3月,美国纳斯达克指数触及5000点后,一路下滑,暴跌了80%。2002年10月降至仅1108.49点。科技股泡沫的破裂让不少投资者损失惨重。

  如同美国20年前的互联网崛起一样,如今中国科技股高涨也受到了多重因素的刺激:中国政府正在大力推动互联网行业发展,以减少对重工业和房地产的过度依赖;央行利率下调;新股发行大繁荣;投资者携带巨额资金入市。

  彭博社分析指出,好消息是科技股目前占中国股市总市值的比例为13%,低于15年前美国科技股31%的占比,从而也减少了未来潜在的下跌空间。坏消息则是,一旦科技股由升转跌,大量入市的散户投资者可能遭受损失,而创出7年来新高的上证综合指数升势也面临终结风险。

  瑞士信贷中国证券研究部(China research at Credit Suisse Group AG)主任陈昌华(Vincent Chan)在4月2日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中国的科技股与2000年美国互联网泡沫很像。考虑到美国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股市下跌了50%-70%,中国的这些小盘股未来将面临更大的调整风险。”

  由于工业疲软拖累中国经济增速降至25年来最低,中国政府正在加大对科技产业投入。总理李克强在今年3月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三次提及互联网行业发展,并制定了“互联网+”计划,将传统行业与互联网进行结合。所谓“互联网+”,阿里研究院在近日撰写的报告中将其定义为“以互联网为主的一整套信息技术(包括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技术等)在经济、社会生活各部门的扩散、应用过程。”

  此外,政府还准备推出深港通,以便让海外投资者通过香港,获得投资深圳股市的渠道。而深圳则聚集了大批中国科技公司。

  在全球市值至少达到10亿美元的科技公司中,今年表现最佳的前50位全被中国股票包揽。随着2015年沪深300科技股指数大涨69%,科技股在A股十大行业中的估值高居首位。

  根据彭博的数据,中国科技股的平均市盈率要比2000年时美国同行高41%,市盈率的中值更是高出一倍,市值的加权平均也高出12%。

  长江商学院副院长滕斌圣在彭博采访中表示,科技股泡沫正在形成,而且估值极高。

  然而申万宏源的桂浩明表示,高估值不必然意味着不合理,“一些股票的高估值是可以通过盈利高增长来消化的。”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相比2000年时的美国,规模较小的中国科技行业股票泡沫破裂,还不太可能导致大范围的股市暴跌。而且中国科技行业如今所处的环境可能比2000年时的美国要好。

  中金策略分析师王汉峰在3月底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比较当前中国互联网概念下的创业板与纳斯达克互联网泡沫,还有更多因素值得考虑:

  1. 当前互联网发展阶段已经非纳斯达克互联网泡沫时期可比(目前中国互联网用户渗透率已达47%,美国已接近90%,美国泡沫顶峰期也只有40%);

  2. 互联网已经演进到移动互联网,解决“随时随地”问题的移动互联网才是真正的互联网;

  3. 互联网支付体系已经初具规模,各种模式商业化基础设施已经具备;

  4. 中国“地广人密”,并正在简政放权、鼓励创新,这可能是比美国更加优越的移动互联网“温床”;

  5. 当前中国的宏观周期仍在走向宽松(与纳斯达克互联网泡沫时期美国持续紧缩不同),而且A股市场散户为主,也在助长对互联网概念的投机。

  因此王汉峰认为,目前创业板“泡沫”演化可能会与当初纳斯达克有所不同。尽管短期走势难以预测,但从中期来看,其持续的时间可能甚于纳斯达克互联网泡沫。流动性紧缩、监管趋严、股票供应的超预期增加、基本面难达预期等则可能是导致泡沫破灭的潜在因素。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首页 | 关于明河 | 新闻动态 | 明河产品 | 明河服务 | 客户专区 | 明河双周报 | 联系明河 | 网上预约

Copyright © 2015 上海明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沪ICP备10032212号

版权所有